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過公路的老婆婆

去年冬天的時候,我經常和幾個朋友去一家叫“巴巴拉”的酒吧喝酒。因為那裏不僅酒好喝,那裏的服務員更是漂亮的沒話說。有一天晚上我們都喝的有點醉,大胖死活都不肯開車。於是我只能把大胖和其他三個人塞到車裏,然後開他的車一個個送他們回家。車子開到了郊區的公路上,兩邊都是野草地。那時候夜已經很深了,感覺安靜的有點過分。雖然汽車在開,可是我卻依然可以清晰的聽到公路兩邊的蟲子的叫聲。很清晰,讓我有點不安的感覺。我一邊開車,一邊惴惴不安的看著公路上的情況。這時候一只肥大的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嚇的轉頭就是一巴掌。沒想到卻是大胖在副座上睡覺時翻了個身,令我驚訝的是,我以為我那巴掌已經用了全力,可大胖居然毫無反應。死豬!我咒罵了一聲,繼續小心翼翼的開著車。忽然我好象çœ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