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會飛的人

麥克是一個棄嬰,是深山中的一個修行者在山腳下的灌木叢中發現了他,將他撫養長大。並教給他如何親近動物、植物,如何與大自然融為一體。在他10歲的那年,修行者發現麥克居然能夠像鳥兒一樣在天空中自由的翱翔。幾年之後,修行者撒手人寰,麥克卻並不孤單,還有那麼多的樹木與鳥兒與他作伴。
    直到有一天,一群來自大城市的狩獵者來到了這片深山老林,當這些狩獵者的搶口對準那些不知所措的鳥兒的時候,狩獵者們驚奇的看到,一個身穿樹葉做成的衣服的野人伸開雙臂站在他們面前。
    “哦!天哪!一個野人!”
    “唔……也許大學裏的教授們會對這只動物感興趣,當然,我們也可以把它賣給馬戲團,興許還能賣個好價錢。”
    於是他們用麻醉搶和繩索“捕獲”了麥克,並將麥克運到了他們的城市,送給了州立大學的斯坦教授。
    一開始,斯坦教授對麥克並不太感興趣,只是每天教給麥克一些他早已忘記的屬於人類的語言,教他如何打領帶,又教他如何使用刀叉用餐,而不是直接用手去撕食食物。直到有一天,斯坦教授發現麥克竟然與實驗室中的一對金絲雀在空中嬉戲,這使得斯坦教授異常的驚喜,他認為他發現了有關人類潛能的秘密,並開始帶著麥克做全國的巡迴演講。一時間,報刊頭條,街角巷議,都與這位會飛的寵兒有關。這使得麥克在短短的幾天之內成為了全國、乃至全世界的名人。然而名人的日子似乎不大好過,每天都會有一些醫學家在他身上使用大大小小的儀器;一些記者成天蹲守在他會出現的地方,只要他一出現,這些記者便會像潮水一樣湧過來;而斯坦教授為麥克雇傭的保姆也發了財,每天保姆都會從麥克的枕頭上收集一些毛髮,然後放到一個小的塑膠袋子裏出售,“天使的發絲”已經成為了網上最搶手的商品之一。
    我們的這位“天使先生”每天都要跟斯坦教授到各個大學亮相,用他蹩腳的英語慣例式地接受採訪,與一些政府要員和社會名流合影留念,晚上還要與斯坦教授參加一些應酬,甚至有電影導演找到他,希望他能夠成為影視明星。然而麥克心中只有那些整天無憂無慮、只知道嘰嘰喳喳的鳥兒。斯坦教授告訴他說:“你應該學著融入這個社會,你屬於這裏。”
    轉眼間,麥克已經是一個中年人了。他看上去與其他人沒什麼不一樣,每天從教授家出發,到電視臺去參加一個娛樂節目,表演幾分鐘所謂的“人體漂浮”,然後便回到家,用啤酒和電視打發時間。而斯坦教授對麥克的研究並沒有取得實質性的突破,於是州立大學裁減掉他的研究經費,斯坦教授對“人類潛能”的研究也不了了之。
    麥克不僅僅學會了如何使用餐具,他也學會了“愛”。他愛上了鄰居的女兒瑪麗,因為她有一副夜鶯一般婉轉的嗓子。為了能夠和這位可愛的小姐聊上幾句,麥克幫瑪麗抓過跑到樹上的貓,幫她撿過掉到屋簷上的羽毛球,瑪麗總是友好地笑著說聲謝謝,然後就跑回家中。
    長時間的單相思使麥克苦惱不堪,他決定向瑪麗表白,並希望能夠與瑪麗一起幸福的生活。然後瑪麗的回答卻使他更加的痛苦:“親愛的麥克,我想你誤會了我們之間的關係,在我眼裏,你是個善良的人,對於我來說,你只是一個能夠漂浮起來的哥哥。”
    麥克雖然失望,但是他並沒有放棄對瑪麗的追求,他總是企盼著能夠更多地接觸到瑪麗,可是瑪麗就想刻意地避開他一樣。心碎萬分的麥克決定日夜守候在瑪麗的窗口,直到他的心上人出現。直到有一天,瑪麗的父親忍無可忍地給警察局打電話,讓員警逮捕了這個“整天睡在他們家屋簷上的人”,罪名是嚴重妨礙他人的正常生活。法院宣判他入獄三個月。監獄的高牆並不能阻擋麥克,他總是趁著放風的時候飄出高牆,希望能見瑪麗一面。監獄長對他這種藐視法律的行為感到非常氣憤,並要求法院重新審判麥克,可憐的麥克獲得了一年的加刑,伴隨他的將是沉重的手銬腳鐐。監獄長取消了他的放風時間,並把他關押在一座高塔上面,只有一個窗戶能夠看到外面湛藍的天空。
    麥克就這樣在高塔上面靜靜地呆了一年,他的眼神越來越空洞。在他刑滿的前一天,麥克用手銬敲碎了窗子上的玻璃,用最後的氣力拗斷了鐵窗,然後從窗中一躍而出,漂浮了幾秒鐘之後,麥克就像一個普通人一樣如同一只斷了線的風箏墜了下去,嚇得天上的鳥兒四散逃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