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難忘恩師

 我參加工作已有三十多個年頭了,在我的幾個語文老師的教育影響下,我特別喜愛寫作,從1975年至今,有許多新聞、文學作品見諸省內外報刊、電臺。近幾年,撰寫的教育教學論文,先後在新中國基礎教育論文大賽,全國園丁論壇論文大賽,全省中小學教師電視論文大賽,全市中學教師教育教學論文大賽,全縣中學教師教育教學論文大賽中,屢次獲獎,作品先後被國際出版社、新聞出版社、人民出版社、文藝出版社、山東出版社等收入出版。
  這點成績的取得,是和老師的培育及影響分不開的。我最不能忘懷的是我中學的恩師——謝遵先。
  在這裏,我最想對謝老師道一聲:您好!您給予學生的愛和幫助,我永遠都不會忘記!謝謝您!您在他鄉還好嗎?
  可以說,我從一上學就對語文有一種偏愛,這份喜好和悟性,一直到了上初中,使我有幸結識、交往了謝老師,我的語文天賦,被他慢慢地開發出來。謝老師,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一天到晚,嚕嘟著個臉,同學們都很怕。因此,就有了敬而遠之的想法。可是,謝老師內心卻對學生有著火熱的心腸。他那牢固扎實的語文基礎,淵博的知識讓我們感受語文世界裏語言的美好和神奇,再加上他身上那種如慈母般地人格魅力,以及他的善良、樸實、真誠,教我學會了如何接人待物,短暫的二年,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二年。
  其實,我已經念過一次初中,卻什麼也沒學會,家裏看我特愛看書,(是喜歡看小說),年齡還小,就送我到大馮聯中去複讀。才有幸結識了我至尊至愛的謝老師。
  記得剛入學時,對任課老師,每個同學心裏都有個小九九。這就是一個十幾歲孩子都會有的心理,這種很平常地喜歡和不喜歡,誰都會悄悄保留在心中。
  我當時個子比較矮。被老師排位時安排在第一排。這樣上課就有和老師面對面的感覺。尤其第一天上謝老師的課,我印象最深。
  站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四十多歲,高高的,瘦瘦的老師。特別是他的臉,很有點像相聲演員馬三立。所以,至今不能忘懷。謝老師穿著很樸實,一身中山裝從來不見他有過時髦打扮。
  他講課的神情,能夠讓同學們出神入化,大家隨著繪聲繪色進入課文的思想情節,此起彼伏,感覺45分鐘過得太快了;他也喜歡上課時和同學們是朋友的關係,有時候也會給我們說說笑話。謝老師講課有一個很顯著的特點,就是喜歡用眼神和學生們交流。記得當時她總喜歡看著前排的我,一邊講一邊微笑著,出於對老師的尊敬,加上他講課的藝術,時常讓我上課入神。
  作為班主任老師,課下還喜歡把我們叫到一起,詢問我們的生活學習以及家庭情況。同時,我們也瞭解到謝老師的一些情況:有兩個老人和一個有點傻的弟弟,還有三個孩子。謝老師在外教書,家庭重擔就落在愛人薄弱的雙肩上。她要照顧孩子,還要侍侯體弱多病的公婆和小叔子,謝老師很少回家幫愛人的忙。七十年代初,學校的老師曾受到過學生的批鬥,遭到學生大字報的攻擊,很多老師不敢管學生,,中等、高等院校都停止了招生。所以學校的就沒有濃厚的教學氛圍。但謝老師卻對教學一絲不苟,對學生嚴格要求。這在當時,是多麼的不容易呀,又是何等可貴!記得謝老師當時擔任我們的語文課和化學,兼著班主任。當時,可是沒有任何班主任津貼啊。我們班共有60多個同學。謝老師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也正是謝老師的這種敬業精神和他優異的教學成績才贏得了上級領導的信任以及五裏八鄉老百姓的愛戴。
  謝老師要求我們每天寫日記,每週寫周記和作文。周記和作文由謝老師批改,日記由小組長批改,謝老師在抽查。
  謝教我們學寫作,不是為了讓我們立下作家夢,更不是釣名沽譽。他說,寫作是一種思維方式,是對模糊、零亂、細碎的思考的整理和提煉,。他為我們搭起了一座通往快樂寫作的橋樑。使我們的作文成為一段愉快的心靈之旅。
  我想,我對寫作的這份喜愛,應該歸功於老師的嚴格要求,如果沒有他,我是不可能堅持下去的,也不可能越寫越感覺寫作是這麼快樂的事情。
  由於我喜愛看小說,天長日久,也許是潛移默化的薰陶吧,我的作文竟得到了謝老師的賞識。究竟寫的如何好,我自己也是不知道。
  謝老師讓我在班會上談寫作體會,把我的作文抄在黑板上,全體同學都抄下來,然後要求限期背誦。定時檢查,背不過就別想回家。我因此頗得罪了不少同學。那些背不過的同學,回不了家,就把怨氣撒在我身上。現在想來。謝老師的諄諄教誨竟影響了我一生。
  謝老師與我們進行自然、真誠的交往,他走進了我們的情感世界。他常常放下為師的自大與自尊,走出“威而不猛”“不怒自威”“師道尊嚴”的古訓,他肯蹲下身子聽我們破土而出、幼苗拔節的聲音,看我們蓬勃向上、笑容燦爛的樣子,撫慰我們因為不幸摔跌而留下的傷痕,分享我們成長途中天真無邪的故事……他要送給醜小鴨一個夢想,使它不會因為屈辱而放棄努力。
  謝老師,您的一個眼神一句鼓勵,在當時給了我莫大的自信。在您眼裏雖然每一個學生都是平等的,無差生好生之分,但您對於我的鼓勵和指導,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謝老師也有生氣的時候,那次謝老師生氣,至今我還記憶猶新。一天下午,我們剛開始上課,有個人突然闖進教室,氣勢洶洶地說,我們某個同學把他驢車上的後鞦偷來了。開始我們都有些愕然。細聽才知道。鄧莊今天又發喪的。人家今天是趕著驢車到鄧莊出殯的。等完事,套車才知道驢後鞦叫小孩子解走了。當時就有人舉證,是某某學校裏的某某偷走了。這才有了開頭那一幕。謝老師馬上就火了,他最容不下學生給他丟臉。他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氣得走到那個同學面前,從他鼓囊囊的腰裏,拽出了牛皮後鞦。然後狠狠地踢了那個學生一腳,打發他往一邊站著,謝老師繼續講課。可是好半天,謝老師竟說不出話來。後來,謝老師又讓這個同學,寫檢討,多次找他談心,還把他家長叫來,共同教育直到這個同學真正認識了自己的錯誤,謝老師才松了一口氣。
  謝老師先在本村任教,後調入大馮聯中,再後來調入公社中學,做教務工作,直到當上鄉中學校長,謝老師走的每一步都是扎扎實實。給學生樹立了光輝形象。他教會了我們靠自己生活,靠自己拼搏。什麼時候也不要自欺欺人,搞歪門邪道。
  如今老師已經退下來了,在從教的四十多年裏,語文一直都是全校乃至全縣最優秀的。退了休,謝老師又編寫了一本《中學語文古詩文導讀》為我們從事中學語文教學的教師,提供一部很實用的工具書,我不能不再次感謝我的恩師!在此,也衷心祝願他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