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神吹(1)

崔賀先長起一張馬臉,經常鼓起一對又黑又小的金魚眼睛,三十幾歲的人了,胃口特好,吃飯不可能朝上長,只有橫起長。身子長得圓不攏聳的一坨,又矮又肥,可他吹起牛來,無論是天上飛的,還是地上爬的,也不管是河頭遊的,還是土裏鑽的,那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真的是天上曉得一半,地上全都知道。為此,眾人給了他一個“吹破天”的綽號”。
    吹破天與胡潤飛是鄰居,胡潤飛高個頭,長得白白靜靜的,戴一副與其臉形相匹配的近視眼鏡,看起來就好像孔老二的雞巴,文吊吊的。這娃吹牛吹得更神,他要一吹起胯胯來,可以吹得蛇長腳、豬長角。還可以吹得沙漠漲水,長江斷流。經常是提勁打靶,打胡亂說。於是,有人根據他姓名的諧音叫他“胡亂吹”。
    關班清與吹破天是一個單位的同事。此人愛將頭上的毛毛剃得乾乾淨淨的,本來就圓的腦殼就顯得更圓,汗水一出,腦殼是金光閃閃,臉上是油光滿面,還長有一臉的絡腮胡。但你莫看他長相像魯智深,說話卻是慢調斯理的,就好像太監叫娘娘,細聲又細氣。這個雜種愛認死理。他吹牛若認起真來是鐵釘都咬得斷,牛角都扳得直,經常是不聽別人話講完,就橫插一杠子進來,要麼整得你娃哭笑不得,要麼說得你娃啞口無言,是出了名的“彎扳精”。彎扳精是通過吹破天認識的胡亂吹。
    這俗話說得好,“物以類居,人以群分”。由於這三個舅子都喜歡吹胯胯,且吹起來不著邊際。所以,久而久之,這三人倒成了無事就相聚,無牛找牛吹的好朋友。只要有他三副顏色在,說高興的,吹得你娃心花怒放;道難過的,講得你龜兒子暗然神傷;言天上的,你明知他們是打胡亂說,但你若沒有點知識的話,還找不出理由去反駁。所以,聽懂了的只好裝聾作啞,沒聽懂的還自覺不自覺的為他叫好。不過,他三副顏色在吹胯胯的時候,卻是經常狗咬狗,相互打內戰。此是後話,暫且不表。
    話說一個星期天的早上,胡亂吹早飯後看了會兒報紙,就覺得不好耍,雖然也有幾個朋友打電話叫他出去喝茶,但這娃認為與這幾個朋友吹龍門陣不過癮,故找了個藉口推掉後,給彎扳精打了個電話,說要過去耍。隨後他就去叫吹破天,說要到彎扳精家裏去吹胯胯。吹破天笑胡亂吹單身漢一個,是想以吹胯胯為名,到彎扳精家打巴壁。胡亂吹說:“你要去就去,不去我自已去了。”吹破天說:“我啷過不去,大家吃了大家香,個人吃了爛牙腔。”言畢,吹破天給老婆打了個招呼,說中午不回來吃飯。就和胡亂吹一起又說又笑的出了門。
    到彎扳精家後,幾個雜種剛坐定就邊品茶邊吹開了,吹破天說他在電視上看到沙漠上的毒物子才多,盡是演的啥子毒蛇、毒蠍子、毒蜘蛛、毒蜈蚣之類的戰爭,看起都肉麻。胡亂吹說;“那有啥子嘛,毒物子嗎是相生相剋啥,它們為了各自的生存相互攻擊正常得很,要不然生態啷過保持平衡呢?”彎扳精給吹破天來了一腔:“有啥大驚小怪的嘛,以毒攻毒都不懂嗎?莫說毒物子以毒攻毒,人還不是為了各人的利益經常以毒攻毒。”吹破天見胡亂吹和彎扳精頂到自已說,心有不悅,立即採取語言攻勢,說道:“你們只曉得以毒攻毒哈,你以為以毒攻毒好嗎?以毒攻毒是下下策你們曉不曉得?”“我們不曉得你曉得?”胡亂吹不服氣的對吹破天甩了一句。吹破天習慣性的抽了抽眼鏡,故意放慢聲音節奏,酸不溜秋的說道:“以毒攻毒其實並不可取,一般而言都是黔驢計窮,迫於無奈的兩敗俱傷的被動性辦法,並且總是受傷在前,你們以為好嗎?”“你這樣說,說你媽個鏟鏟,我怕還不曉得以毒攻毒是被動的無奈之舉。我要說的是沙漠上的毒物子那樣多,但最毒不過角響尾蛇,其他毒物子再凶,見了角響尾蛇也唯恐躲之不急。角響尾蛇夠曆害吧!但在沙漠上它還稱不上王,你娃看了電視啷過不曉得呢?”胡亂吹這樣回敬了吹破天一句。吹破天道:“電視我又沒看完,我啷過曉得呢?”“你不曉得我跟你說嘛,沙漠上真正的第一霸主是沙漠王蛇,沙漠王蛇皮膚黑白相間,非常漂亮,無毒,體內有一種抗毒因數,它一碰上角響尾蛇,就會以極快的速度咬住角響尾蛇的要害,然後連頭帶尾將一整條角響尾蛇吞進肚家壩,這就是最厲害的以無毒攻有毒。如果一個人要做到以最厲害的無毒攻有毒,你就應具有沙漠王蛇這種本事。”胡亂吹對吹破天如此說道。哪知道胡亂吹話剛落音,彎扳精卻細聲細氣的開了腔:“聽你扯半天,你兩副顏色都認為以毒攻毒是被動的,是不好的下下策。那我問你們,那些以集團盜竊、輪奸、貪汙的人被抓後為啥子不弄到一起來審問,而要分開問呢,難道不是以狗咬狗的方式來取證嗎?這叫不叫以毒攻毒?哪個說的以毒攻毒就是被動的無奈之取?你們只曉得說以毒攻毒不好的地方,啷過不說說以毒攻毒好的方面呢?一天只曉得信口開河的亂吹,吹嗎也要吹圓啥,吹不圓還吹個鏟鏟呀!”聽到彎扳精這樣一說,吹破天和胡亂吹一時啞了火,張臣相望李臣相的你盯到我,我盯到你。好在這時彎大嫂剛買菜回來,一進屋就聽到老公在冒皮皮教訓人。於是她就朝自已的老公吼到:“別個吹不圓,你會吹,你吹得圓,你吹給我看看,你吹圓了是人,吹不圓不是人。”老婆大人的幾句話,說得彎扳精兩個二筒鼓起,這一下子輪到他娃啞了火。還是胡亂吹老殼轉得快,怕彎扳精回過神來和他老婆搞嘴戰,急忙將彎大嫂勸到陽臺去理菜去了。
    彎大嫂離屋後,胡亂吹回到客廳笑扯扯的對彎扳精說:“你會吹,你吹圓了是人,吹不圓不是人。”彎扳精黑起臉說道:“既然說到人,老子今天就吹人,你們這樣聰明,曉不曉得人是啥子變的?”胡亂吹哈哈大笑道“弱智呀弱智,小兒科的問題你也問得出來,是不是被彎大嫂氣得神精錯亂了喲?”吹破天用手摸了摸彎扳精的額頭說:“你是在發高燒說胡話嗎?還是氣昏了頭喲,這種話你也問得出來。”彎扳精說:“少廢話,回答我。”吹破天哭笑不得的說:“啥子變的?猴子變的啥。你以為我是白癡嗩?”彎扳精又問:“猴子是啥子變的?”胡亂吹說:“你問得怪,我們回答一樣你再問一樣,問得完嗩!”“問不完,答得完,如果答不完的話,只能說明你們無知。”彎扳精言道。胡亂吹向吹破天遞了個眼色,吹破天心領神會地對彎扳精說:“我們無知,我們不知道,請老大你來告訴我們算了。”彎扳精一聽這兩個龜子變相認了輸,臉色一下子由陰轉晴,用手摸了摸光頭,拉長聲音拖起一副妹妹腔說道:“你們曉得啥,宇宙中有超大行星,這種超大星是經過N億年形成的,又經過很多很多年後產生爆炸,產生爆炸前會產生擠壓,各種物質全往超大行星中間擠,比如說像地球這樣大的東西,經擠壓後逗變成了美國的華盛頓城市這樣大點,把各種物質擠得密不透風,這時可以產生爆炸的物質承受不了壓力想往外擠,於是超大行星就產生了爆炸,變成了很多小行星和其他物體,而這些新形成的各種行星和其他物體以及這些行星、物體上的所有東西都是超大行星的一部份,人也不例外,還不是屬於超大行星爆炸後產生的。所以不管人類是由啥子進化的,都是超大行星質子的一部份,你們曉得不?”吹破天聽後回答彎扳精道“按你這樣說,人是超大行星變的哈。”彎扳精不無得意的說:“你們現在才曉得呀!”胡亂吹不服氣的問彎扳精:“你娃說得精辦辦的,我問你,超大行星又是啥子變的?””彎扳精一聽,妹聲妹氣的哈哈大笑起來,笑得臉上肉在動,絡腮胡也在抖,他邊笑邊說“白癡啊,白癡!你娃不是腦殼上有包就是腦殼進了水,超大行星的形成嗎還不是各種超大行星爆炸後形成的各種行星或其他物體經過N多億年後才形成的,星球如此,天體還不是這樣,總是在迴圈中不斷產生,不斷的毀滅,由一種物質變轉變成另一種物質,這就叫物質不滅,曉得不?”“你娃莫要聽彎扳精打胡亂說,他娃沒根沒據的,憑啥說超大行星是人類的祖先人?”吹破天對胡亂吹這樣說道。彎扳精用手麻了一下絡腮胡,慢調斯理的對吹破天說道:“我打胡亂說,你找出我打胡亂說的依據啥,如果找不出依據,你也不妨打胡亂說的吹點給我聽。”
    此時的胡亂吹見彎扳精語氣逼人,吹破天步步後退,已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於是故意轉換話題說道:“現在的人越來越聰明,居然有人說把北極和南極對直打個洞,修成隧道連起來,你們說可不可行?”彎扳精回答:“你爬喲,可行個鏟鏟,哈兒都曉得地球的地核是液態的,溫度高得嚇死人,我看說這種話的人不是老殼短了路,就是為了出名編故事,嘩眾取寵。也虧他龜兒子想得出來。”吹破天一聽,報復的機會來了,一對金魚眼睛鼓得圓圓的對彎扳精言道:“說別個,我說你娃才是老殼短了路,啥子想不出來?請問老大,人類創造的所有東西那樣不是想出來的?”彎扳精知道說漏了嘴,被對手鑽了空子,但又不願服輸,硬起頭皮頂了句:“設計出來的,幹出來的。”吹破天嘿嘿嘿的冷笑了幾下說道:“設計想不想?幹事情想不想,還不是先想好了才設計、才做事。想是不是在前?”胡亂吹落井下石的說:“我認為吹破天的話有道理,人類所有的創造的確是想出來的,只有先想了才有了希望,才有了目標,有了希望和目標,人們才會去為之而奮鬥、去創造,再通過奮鬥和創造去實現目標。比如說現在天上飛的飛機,地上跑的火車、水頭行的輪船,在N多年前如果有人想起說出來,別人一定會說他神精不正常,會把說這種話的人當瘋子處理。但事實是就是這些瘋子把這些東西想出來了。現在莫說飛機、火車、輪船,就連月亮、火星都能去了。所以,照我看,在南北極之間打個直通隧道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早晚的事,或者說是哪一輩人去實現的事。”吹破天聽胡亂吹這樣一說,一下子突發奇想的說道:“哥們,假若真的地球能打通,那其他星球也可以打通啥,照我看地球打通成功後,再在月球上打個洞,用根扯不斷的繩子把月球拉到地球邊邊上來,讓地球的夜晚如同白晝,人們就不會為爭奪能源去發動戰爭了,你們說是不是?”聽了吹破天的這種言論,彎扳精嘿嘿嘿的冷笑了兩聲,然後用嘲笑的口氣對吹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