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天氣越來越冷了,晚上睡覺時因為不喜歡用電熱毯,所以我用剛漲沸了的水灌了個熱水袋放進被子裏。我脫了衣服,鑽進被子裏頭,我赤裸的皮膚接觸到熱水袋,有些燙人。

  我跪爬著,被子在我上面把我蓋完整了。熱水袋就在我的肚子下,熱量從熱水袋裏發出,升起來環繞著我的肚子,就像我的肚子正在火灶上烤著一樣。我下意識的用右手到熱水袋和我的肚子中間去隔開這熱量,可這熱量似乎已經發散在被子裏頭,這個我目前為之存在的個人小空間裏。

  許是過了些時間。

  熱騰騰,迷迷糊糊間,我感到熱水袋的一角貼到了我左胸心臟的位置。也許是熱水袋的溫度沒有那麼燙人了,也許是我睡意要濃了,心臟處感受著這熱燙的一小角,說真的,我感覺很不錯。

  但是我沒有睡著,因為我被鬼壓床了。

  第一次這樣被壓,仰睡被壓聽說很普遍,側睡也有,機率較少。可我現在是背朝上的睡瓷呀!說不准我此時還是小半跪著,沒有完全趴平了在床上的。

  原來要被鬼壓是和睡姿無關的。

  主動權在想要壓你的鬼,想壓便壓,壓你沒商量。

  此時我清楚明白的知道我是背朝上的躺在被子裏的,可是這時我明顯的自我感覺是我背朝下,天地現在好像顛倒過來了。我的眼睛閉的緊緊地,我能感覺到似乎有人在我臉上喘著氣,而且心裏面居然很肯定是一個女人在我的臉上喘著氣。我家就我一個人,我現在也不是迷糊的睡著了發著夢的情形,這是誰?

  鬼,女鬼。我雖然不反對唯物論,可我的本質是一個有神論者,這又會是什麼呢?總之我想不會是外星人就是了。

  這噴到我臉上的氣息中,雖然沒有平常女人那樣靠人造物品所帶來的香氣,卻有一種天然雌性的味道。這味道中夾雜著一種溫柔,溫柔?咦!為什麼今晚和以前的所遇到鬼壓的感覺不一樣呢?沒有了讓人毛髮直立的冰冷恐懼,造成的自我緊張比哪一次都多。我現在的身體仍呈著被壓之後不能動的現象......不過就算我能動,我也不會動的,因為我膽子小,不敢動。可這次我也許要睜開睛眼看看。熱水袋燙熱的一角緊緊的貼在了我心口上,讓我的心好燙,膽子也大了起來。所以我睜開了雙眼。

  天啊!眼睛睜開後的我能感到我的身體的抖得好厲害。

  我看見了一個女人頭,那女人頭上的臉和我的臉貼得好近,而能讓我如此清晰的看著那一眨不眨死看著我的一雙大大漂亮勾魂的眼睛,憑心而論,好美!如此之美的一雙眼睛,一雙在人間絕對不會出現的眼睛,讓我霎時間忘記了一切。

  是瞬間的瞬間,還是許久的許久中我回過了神來。回過神的我的看著上面這個頭,在我的花床單裏面,慢慢地縮了進去些,我才驚恐的收縮起了自已的瞳孔,因為那只有一個頭,一個美麗的女人頭。

  這個女鬼頭的臉上浮起了笑意,笑意中,這張臉離我遠了些,我看得更清楚,確確實實只有一個頭,在往床單裏面的深處移動著。表面上如果我不去想我眼前這張精靈般的臉只有一個頭的話,那麼這張臉的笑意會很美。是呀!從來沒有看過麼美的笑容,至少人類的女子做不出這種天然自得的表情,我很肯定。可是只有一個頭,這就......

  這女鬼的氣息仍噴在我的臉上,在她穩穩的氣息中,我不知道,我緊張急快的呼吸帶來的氣息有沒有也噴在了她的臉上。是她感覺不到,或是不在意,無所謂了。

  久久這樣,我心中才想起,差不多了吧!嚇嚇我就可以了,你是不是該走了呢?還是你有什麼要說的呢?

  這個鬼頭消失在我的眼前,我耳中聽到女子的歡笑聲,我知道這是消失了女鬼頭所發出來的。

  笑聲消失的時候,我的眼睛感到黑暗的來臨,天和地又轉換了一次。我的額頭貼在床單上,眼睛向下看著黑暗中的床單,不是剛才的向上看了,沒有了光亮,熱水袋的一角貼著我,不在燙熱難受。

  我翻轉了身體,成了仰睡的姿式,沒有睡著。我心中似乎眷念著什麼,什麼呢?我想可能我還是很喜歡剛才的那一切吧!此時想想,好懷念呀!

  往後也有被鬼壓床的經歷,確在也沒有經歷消失後,那種讓我魂走夢去的相思了。

  在也沒有一個如此漂亮美麗的女鬼了,有的只是寒冷和害怕。

  被子中被鬼壓著恐懼的我,是不是又在想著那淡淡的呼吸,明亮的眼睛及遠去的笑聲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