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邊關隨想

 13年前的1996年冬,我來到了新疆富蘊某部隊,開始了我人生中的部隊生涯。10多年過去了,已年過30的我,每每想起那段部隊生活,心中就有著無比的感慨,其中有自豪、有興奮、有苦悶、有遺憾。複雜的心情,使我對這段生活有了刻骨的記憶。13年前,我離開喧鬧的城市生活,離開愛我、關懷我的父母親人來到了部隊。看著一望無際的戈壁,面對枯燥的軍營生活,心中是多麼的苦悶和惆悵。
  部隊駐地在新疆富蘊,這是阿爾泰山中部的一個小縣城,當時的生活條件非常艱苦。到了部隊駐地的第一天,我看著漫天的雪花,淋落著落在枯樹上淒厲慘叫的烏鴉;瞅著戰友們旅途勞累的稚嫩臉龐。走進威嚴的軍營,我落淚了。剛下車的戰友們忙著整理著自己的行裝,而我卻站在阿爾泰山的雪山下,任憑淚水把自己佈滿灰塵的臉龐沖出兩條清晰的溝痕,思緒也隨著淚水和傷心象開閘的洪水傾瀉而出。抱著滿腔熱情和憧憬的我,出了學校的大門,來到了自己想往、羡慕的軍營。為什麼部隊的環境那麼惡劣?為什麼上蒼這樣對待一個有著如此熱情的“報國青年”呢?就這樣,我帶著滿腔懊悔和苦悶,開始了部隊生活。
  阿爾泰山的雪山下,一群來五湖四海的我們在緊張的訓練著。可以不誇張的說,一天訓練下來,汗水浸透的軍服,結成硬殼可以站立在地上。晚上躺在床上,進入甜蜜的夢鄉。大體力的訓練,使我們的飯量增至自己都無法相信。枯燥、艱苦的新兵生活,高強度的訓練,在心理和身體上幾乎把我擊垮,但憑著軍墾人艱苦奮鬥、吃苦耐勞的血統,讓我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新兵集訓的任務,正式成為一名合格的解放軍戰士。在祖國的邊防線上,面對著莊嚴的界碑,認真履行著自己的義務。
  記得通訊員給我們送來了第一批家書,戰友們的心情無法比擬。有狂喜著奔相走告的;有端著書信沉浸在幸福中的;也有淚流滿面對著家書,抽搐著述說委屈的。這是我們這些十幾歲的孩子,離開父母後得到的第一個問候啊;這是我們嘗試了從未吃過的苦後,得到的第一絲安慰啊;這也是我們受到了“委屈”,第一次得到安慰卻不能向父母撒嬌述說啊。此時的我們,第一次承受了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不應該承受的苦悶和壓抑,複雜的心情無法用語言和文字表達。頂風傲立在沙漠裏的胡楊樹啊,你最能理解戰友們此時的心情,你是我們軍營生活最真實的見證。
  阿爾泰山的雪山的夜晚,是異常的寧靜。滿天的繁星,當空的皓月發出暗淡光線,照射在皚皚的白雪上。寧靜和灰暗的環境仿佛沒有了任何生命。我滿懷惆悵的獨自一人漫步在了這個寂靜的夜色裏,想著家書中親人的囑託和希望,對照著我面對的這個現實,心情總也平靜不下來。我回想起了,我們胸帶著紅花,向部隊臨行前,家鄉的領導們象當年歡送子弟兵那樣給予我們以最隆重的歡送儀式上,看見了政府領導滿帶殷切希望的眼光;看見了爸爸那嚴厲的目光中,出現了少有的濕潤;看見了媽媽那滿含淚水的慈祥臉龐;看見了妹妹那無奈不舍的表情;;看見了朋友們充滿童真的羡慕眼神。看到這一切,我被那鑼鼓喧天的熱鬧場面陶醉了,沉浸在了幸福和自豪中。天真、幼稚的我,沒有把部隊生活想像的如此艱苦,使我還沒有從幸福和自豪中清醒,就面對了艱苦的現實。想到這裏,讓我想起了,剛到部隊時,遇到的幾個內蒙古支邊來新疆的老軍墾,他們向我們講述了,他們進新疆時,是懷著滿腹的憧憬、希望和報復,穿著讓人羡慕的綠軍裝,踏著《我們新疆好地方》的節拍,來到了新疆這片待開墾的土地,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和後代。那時的條件根本不能和我們面對的現實相比,是他們在荒漠中創造出了片片綠洲。想到這裏,我的心理寬慰了許多。
  緊張、有序的軍營生活,讓我逐漸的適應了,並開始喜歡部隊,喜歡我的第二故鄉--新疆富蘊,對祖國的邊防建設有了感性的認識,對我們貢獻自己的青春而感到了光榮;為我們能夠成為邊防部隊的兵,而感到自豪。3年的部隊生活鍛煉了我,3年的部隊生活培養了我。此時,我才醒悟出,謝謝爸爸媽媽,是你們給了我鍛煉的機會,讓兒子成為了一個合格的軍人;謝謝部隊,是你們讓我成為了一個優秀的戰士。
  時光流逝,不知覺中我已經到了不惑之年,回到家鄉10餘年了,是這一段部隊生活磨練出了我堅強的意志;是這一段部隊生活豐富了我的社會觀;是這一段部隊生活讓我在工作中小有成績。但我依然眷戀著部隊的生活,每當我得到老部隊的資訊就異常的興奮,聽說部隊現在已建設成為了一支環境優美、生活條件優越、戰鬥力強、軍事素質過硬的新型現代化部隊,我是多麼的感慨。我曾是那裏的兵呀,我們為這支部隊的建設奠定了基礎,為部隊的建設貢獻過自己的青春、流過汗呀。當有人談論起這支部隊時,我總會很自豪的告訴他們,我是這支部隊的兵。10多年了,我多麼想回到老部隊,看看部隊的變化;多麼想在老部隊裏,很自豪告訴現在的戰士說,我是這裏的兵;多麼想在現代化的舒適營區,再去尋找一點過去的影子,找回以前的回憶;多麼想在再回到36913部隊,看一看今天美麗的幸福城;多麼想在那塊土地上,再看望一下長眠在那裏的老戰友啊。
  邊關的白樺樹啊,您是否現在還健在,您還記得這批兵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