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魂之靈-5

爸爸一愣,看著媽媽,說:“是不是他們學校理科的第一名?”媽媽說:“好像是。”爸爸說:“是,那就是了,認識了嗎?什麼時候叫來家裏,一起學習功課啊。”

    韓眉說:“他倒是這樣說,可是我怕我學不進去。”

    媽媽說:“不要怕,就算你學不進去,也不會影響到他的。一個人學,又什麼都不懂,是不行的,我和你爸說,給你找個家教,每週補幾次課,你的同學來了,還可以一起聽聽,可以互相幫助。”

    韓眉來到學校,南振依然等在門口,韓眉說:“以前你到過我家裏嗎?”南振說:“以前,我……我,去過。”韓眉說:“我媽給我找了個家教,我覺得我肯定還是聽不懂,你沒事的話,到我家裏幫我學習好嗎?”

    南振笑說:“沒問題,以前咱們就是互相學習啊。”韓眉說:“你是第一名?”南振說:“你也差不多。”

    韓眉笑著進了教室,似乎已經淡忘了對於以前那個走進教室的自己的記憶。

    只是同學的目光更加淩厲而冰冷,忽然那天舉著假髮的女孩子站起來,喝道:“韓眉,你是不是鬼?”韓眉悶聲走到座位前,那個女生沖過來,一把抓著她,說:“你就是個鬼,活著的時候折磨我們,現在死了,還要害死我們!我們變了鬼,也不會放過你!”

    忽然有人說:“有的鬼是出不來的,你要是成了鬼,被壓在十八層地獄,怎麼出來!”只見是收垃圾的婆婆,那女同學大聲說:“神經病,我們在早讀!”

    婆婆嘿嘿一笑,一邊提著垃圾離開,一邊說:“早讀,早的時候不讀,現在晚了!”女同學問:“讀個屁!”婆婆歎說:“要你們讀《鑒魂真經》,你們不聽老人言,吃虧……”韓眉看著那老太婆的背影,那女同學一把抓著她的衣襟,說:“被車子碾過去怎麼可能沒死!說,你回來幹什麼,你說啊!”

    韓眉快要流下淚來,忽然那女生大叫著往教室外面沖去,韓眉注意到她似乎是給人拉著一樣。

    他們追了出去,儘管有人擋著,但那女同學還是到了頂樓上,一樣的大叫著救命,韓眉忽然看到一個白色的影子,正回頭對著自己笑,這次她看得真切,那影子正在使勁的掐著那女同學,漸漸那女同學沒了聲音,掉了下去。

    韓眉嚇得冷汗直冒,淚水終於流了出來。

    同學們漸漸散去,那老婆婆一個人站在她身後,歎說:“唉,我說的,太陰星當頭,惡鬼橫行啊。”韓眉說:“老婆婆,你真的看到他們了嗎?”老婆婆說:“是啊,有時候還和他們說話。”韓眉問:“說話,老婆婆,你說,他們都說了些什麼?”

    老婆婆一步步的離開,步履蹣跚,說:“唉,世道不古啊,……”韓眉問:“什麼是世道不古?難道回到古時候被人欺淩的狀況嗎?還是回到更遠?”

    老婆婆已經下了樓,韓眉想大聲的叫喊,可是始終不能說出話來,她孤零零的站在風中,覺得四周如同冰雪一樣的冷酷。

    下了課,她同南振正要回家,忽然那一撮黃發的人搖晃晃的走過來,看著她們兩個人,說:“怎麼,和高材生在一起啊,現在三妹姐的品味真高了。”南振說:“你讓開!”

    黃發說:“三妹,跟我走一趟,不會連這點面子都不給吧。”南振拉著韓眉,說:“不去。”韓眉看著那黃發的人,歎說:“你先走吧,我們今天不學了,我要看看,他要跟我說什麼!”黃發看著南振,說:“小帥哥,不要勉強了,三妹姐不過是玩玩而已。”

    南振見著韓眉離開,忽然說:“韓眉不要走!”韓眉轉身來,說:“你放心,我和他去去就來,明天開始,我們一起學習。”南振眼見他離去,心裏忽然有種被刀絞的感覺。

    韓眉跟著他坐車來到郊外,看到一個簡易的小樓。黃發轉頭說:“還記得這裏嗎?經常來的。”韓眉搖搖頭,黃發對幾個兄弟打了聲招呼,便又回頭說:“你看到這些弟兄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韓眉說:“如果只是為了這個,我得走了!”

    黃發說:“走,去哪里?你不會是要去考大學吧?下半年就是高三,你覺得你現在會什麼?”韓眉一怔,說:“想起來就會了。”

    黃發笑說:“你以為你是高材生啊?告訴你,連最差的學生你都算不上,你根本就不是學生,能進那個重點學校,因為你老爸有錢。三妹姐,你是我們道上的名人,那種生活,不適合你。”

    韓眉沒有說話,黃發說:“我想這幾天他們告訴你很多事情,你以前是什麼樣的人,你喜歡做什麼樣的事,按道理來說,你聽了之後,應該多少有點記憶,對不對,但是,你應該知道,你比誰都清楚,你一點都想不起來,你不覺得,他們都是在欺騙你嗎?”

    韓眉一怔,說:“什麼,他們都在騙我?”

    黃發說:“不錯,在我這裏,才有你的過去,你的一切。我知道你很感興趣,我也很樂意都告訴你。”韓眉冷冷的說:“對不起,我走了。”

    說完轉身離去,黃發在後面說:“要是想知道以前的事情,你就來找我,不然,你還是以前的三妹姐!”

    韓眉頭也不回的離開,心裏隱約想到一個篝火通明的夜晚,她瘋狂的拉著一個男人,在場上跳著鬧著,四周是許多奇形怪狀的人,在這片寂寞的天空下,渲染出人間最熱鬧的場景。

    她來到車站旁邊,車子緩緩過來,她茫然的走在車上,坐了下來,她靜靜的想了一會,忽然看到車上沒有一個人,車卻在緩緩而動,她想:怎麼連個司機都沒有!

    她心裏忽然想到什麼,急忙來到車門旁邊,想拉開車門,但是任憑她怎麼捶門,門怎麼也打不開,忽然聽到有個人說:“不要開了,你本來就在這裏面。”她回頭一看,只見一個白衣的女孩,屢次出現在自己身邊的那個,正坐在後門車門旁邊,平靜的說:“我一直在這裏等你。”

    韓眉驚恐的說:“你是誰,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跟著我?”

    那女孩哈哈大笑起來,說:“我是誰,他們是誰!”

    忽然傳來一陣嘻嘻哈哈的聲音,她忽然看到了車上有許多人,其中有自己回憶中那麼自己拉著在篝火旁邊跳著的人,那人手上的刺青顯得特別明顯,正坐在那白衣女子的身邊,正在大聲的笑著。

    她忽然大聲說:“不,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人,你們……”

    白衣女子淒厲的一笑,說:“不是人,我們都不是人,什麼是人,你告訴我什麼是人?沒有過去,忘了一切,那是人嗎?”

    韓眉轉頭看著開車的司機,她來到司機旁邊,大聲說:“停下來,停下來!”但是她撲過去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撲了個空,倒在車站的凳子上。

    她心有餘悸的站在那裏,車已經過來,她呆呆的看著,車上坐了不少人,她有些膽怯,不敢上車,車等了一會,就走了。

    她站在風裏,風讓她似乎清醒了一些,她努力的想讓自己鎮定下來,忘記一切,那些只是幻覺而已。

    來到家裏,爸爸說:“看你臉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太累了?”韓眉說:“沒事,不要擔心。”說完來到廚房幫媽媽做飯,一邊洗菜,媽媽說:“你以後不要幫著媽媽幹這些家務事了,明天王老師就過來,每天幫你學一個小時,對了,你那個同學怎麼沒有來啊?”

    韓眉說:“他……他說有點事情。”

    她依然學習到很晚,但從開始到結束根本沒有放進心思,直到過了十二點,媽媽催她睡了,她才洗漱完畢,一直膽戰心驚,幸好一夜都沒有事情。





    五、今天

    南振等在學校門口,韓眉平靜的走過去,南振急忙問:“他們沒有怎麼對你吧?”韓眉說:“還能怎麼對我?說了幾句話就走了。”

    南振說:“這些不務正業的小流氓,真是可惡!”

    韓眉有些疲憊的走進教室,覺得自己所有的精力都在那一?那完全崩潰。而照常冷冷的目光依然射來,她像是賊一樣躲在座位上。

    英語課上十分活躍,英語老師照常在如同哄小孩子一樣哄著這幫學生,可是當答案是“was”的時候,還是有一個男生大聲的叫著:“我日,我日!”韓眉覺得自己卻如同冰封在另一個世界一樣,看不到身邊有一個人。

    下課後,教室依然沒有什麼人,一個老教師走過來,韓眉想起她是教化學的,韓眉起身來,有些膽怯的看著他。

    他溫和的說:“這幾天能不能聽懂?”

    韓眉搖頭說:“不能。”

    化學老師笑著說:“不要急,慢慢來,我相信你會成為一個好學生。”韓眉點點頭,化學老師說:“沒事的時候,到外面走走。”

    說完走了出去,韓眉正要走,那老太婆蹣跚著在走廊收垃圾,收完後來到門口,看著韓眉,搖頭說:“完了,完了!”韓眉緊張的,輕聲的問:“怎麼了,婆婆?”老太婆歎說:“你沒有看到你背上有一個人嗎?”

    韓眉向後一轉,後面什麼都沒有,老太婆一面離開,一面說:“可惜啊,可惜……”韓眉想追出去問,但又不知為何呆呆的站在那裏,她覺得自己有些慢慢離開這世界的痛苦和無助,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中午南振來找韓眉,韓眉說:“我不想吃飯,吃點水果。你說,我喜歡吃什麼樣的水果?”南振笑了一下,說:“你喜歡,櫻桃,不過現在已經過了,還有香蕉和西瓜,還有……”韓眉轉過身來,說:“你不要說了。”
返回列表